返回    
 

童丝心语

 
  漫漫西游路  
  山东 张盈  
      《西游记》里的人物形象从诞生开始就是各类文艺形式必然涉足之地,尤其是孙悟空,从民间话本到戏曲,从动画片到影视剧,每一次的诠释都是那么迷人,就连小时候看的《西游记》小儿书现在翻看都能让人持书入迷。
    《西游记》的小儿书我自己就收藏了两套,当然最着迷的要数孙悟空了,其实,不同版本的小儿书中浸染了不同的作者对《西游记》理解,每一幅画面都定格在作者心目中最精彩的一瞬,那里有满山的青松翠柏,有到处的峭壁奇峰,有满山的猴儿穿梭往来,有神奇的仙境法术目不暇接,看着同样的孙悟空在不同人的笔下拥有着不同的神情,不同的动作,穿着不同的衣服,真是一种享受,一种让人陶醉的快乐,虽然那时的画书印刷不够精美,也没有颜色,可是这丝毫不能影响我对《西游记》的神往,对孙悟空的喜爱,我时常自己拿起彩笔在小儿书上做起我自己的文章,勾勒属于我自己的孙悟空。
    六岁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西游记》公映,孙悟空的形象也在我的心里定了格,六小龄童的孙悟空成为了我坚信不疑的英雄形象,而《西游记》也因此一炮走红,在此后的十几年里,全国各地方电视台数次重播该剧,每次的重播都能使该台的收视率一跃而前。《西游记》给了观众多少的快乐,孙悟空给了人们无穷的信念,而六小龄童则赋予了孙悟空无比的灵性和生命力。
    让人遗憾的是:在央视《西游记》掀起热潮的时候,《西游记》剧组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完成全本《西游记》的拍摄,给观众留下了多少遗憾,也给了大家无穷的期待。但是,荧屏是不会寂寞的,有多少人看中了《西游记》极有潜质的题材,自然,这方面的作品也就不会少。当代年轻人对被多少人称为经典的《大话西游》的狂热,让我感到无穷尽的无奈和失望,我想不通,为什么大家会对那个满口情爱和脏话、对师父桀骜不驯的孙悟空如此的钟爱,还称其为"在笑声中讲述人生的真理";我也想不通,那个唱着英文歌曲,说话毫无章法的唐僧居然可以承担起取经的重担;我还想不通:《西游记后传》中的唐僧为何会成为武林高手;猪八戒何缘成为怜香惜玉的潇洒汉子;目僵手硬的孙悟空又如何能担负得起拯救三界的任务,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如来佛祖居然深得人间女子的喜爱,我不知道这可不可以称其为对佛祖的亵渎?更有甚者,美国居然也瞧上了中国的《西游记》,拍摄成连续剧并起名为《The Monkey King》(猴子王),剧中所有的角色都换成由美国人扮演,观音菩萨居然也可以与唐僧有一段跨越仙俗的苦恋,而孙悟空居然也成了胜斗士的打扮。看了这些,我痛苦,我为中国名著被如此多方面的不负责任的亵渎而痛苦。
    希望总是有的,央视《西游记》补集终于传出了拍摄的消息,这不可能不成为像我这样的《西游记》迷们的振奋人心的消息。几经磨难,几经期待,《西游记》补集终于在央视一套与观众见面了,之所以称其为补集,是因为这些故事完全是对14年前的艺术作品的补充,我又可以看见在我心中定格的孙悟空在荧屏上保护师父完成取经大业,14年的光阴,世事变迁,可是心中的《西游记》,心中的孙悟空依然上演着,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