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童丝心语

 
  乱 谈 西 游  
  攀枝花 杨静  
      《西游记》是什么,《西游记》是中国最出名的一部神话长篇小说,是比水浒和封神演义更加深入老百姓人心的神话小说。
    《西游记》是中国的四大名著之一,是神话类小说,但并非作者吴承思凭空想像,无端杜撰。而其中孙悟空这个形象,早在宋元间出现的中,就出现了猴行者化身为白衣秀士,保护唐僧西行取经的故事,而那个被称为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王则是《西游记》中美猴王孙悟空的前身,而其它人物形象唐僧,则是唐代历史上真实的人物。此外,还有一个深沙神,则可能是西游中沙僧的前身。作者吴承思是明朝人,而他所写的西游故事有部分则早在宋元便已在民间流传,虽然这些故事都比较粗糙,没有什么文学描绘,但经过吴承恩收集、艺术加工、整理,则重新焕发出它的艺术魅力。
    《西游记》如果只把它当成一本通俗娱乐小说也不错,老少皆宜。里面的神怪故事写得妙趣横生,就是那些吃人的妖魔鬼怪,除了少部分外,大都是天上神仙佛祖的坐骑或童儿。他们吃个人,有的还得商量怎么吃法,还的用热着,煮着才好吃。有时看起来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恐怖,反到是挺有意思。当然,主要五个人物也各有各的能引起读者兴趣的地方。
    美猴王孙悟空是《西游记》书中的主角。《西游记》大部分故事都是以他为主。这个从一块吸天地精华的石头出生的猴子一出来就不同凡响,目运金光,射冲斗府,射到玉皇大帝那儿去了。可是玉帝最初对这只猴子却不以为意,说让他自生自灭去吧。结果这只自生自灭的猴子最后竞大闹起天宫,威胁起他的玉皇宝座来。吓得这个玉皇大帝,这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君王只好去西天搬救兵。而孙悟空反他,说起来是不受重用、一再欺骗,但其中内在的思想,则是反应了对现实生活中,那些权高位重,欺压百姓的人的一种反抗,一种蔑视。虽然曾有人说到了最后,他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后,就皈依了佛门,成了唐僧的徒弟,是对那些高权的投降。其实并不是这样,如果不这样写,哪有后面的保护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呢?
    唐僧,其实历史上真正的唐僧并不是西游书上写得那么一副脓包相。他本是唐朝著名的一个僧人,法号三藏,又名玄奘,前往天竺,也就是现在的印度,历经艰辛,从天竺取得佛经,并将它们译成了汉文,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作出了贡献。而《西游记》上的唐僧也是前往天竺求取真经。不过,在性格方面却大有改动。一是懦弱。稍有响动,便唬得跌落马下,看来他的挨摔功还是不错嘛。还有就是固执、善恶不分,尤见《三打白骨精》一回,白骨精几次变化想要害他性命,孙悟空火眼金晴几次识破妖怪,为保师父忠心耿耿,可这做师父的呢,却几次狠念紧箍咒,最后竞听信妖精的话,将孙悟空赶走。若说他是肉眼凡胎倒还罢了,那面对强盗,又怎么说呢?要害命的强盗,本就该一除而后快,可这做师父的呢,竞又怪起徒弟不该乱杀生,说什么佛家慈悲为怀的话来,简直是在纵恶。
    当然,唐僧也有好的一面,他严于律已,对徒弟也十分爱护,不管经过多少磨难,前往西天取经的信心从未断过。
    猪八戒这个艺术形像特别鲜明,他的形象可爱,缺点不少,好吃,因为是猪嘛,好吃当然难免。爱占点小便宜,尤其好色,一见到漂亮的女子就两眼发直,扭捏作态。而且他本是天上的天蓬元帅,因调戏月宫里的嫦娥,被玉皇贬下人间,错投了猪胎的。但猪八戒也有优点,是干活的好把式,唐僧那副行李,也是他一路挑到西天去的。
    沙僧,唐僧最后收的一个徒弟,原是天上的卷帘大将,因失手打碎了玉帝的琉璃盏而被贬下凡间。为人老实忠厚,少言少语,本事不是很大,不过,对师父十分敬重。
    当然, 除了这四个主要人物外,那匹白龙马也非凡尘之物,原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与那几位做徒弟的一样,也是犯了天条被贬到鹰愁涧受苦。但想想,唐僧其实在书中描述的是个白面胖和尚,一般的马见了妖怪早就吓死了,再说恐怕也活不了那么久。当然,白龙马的笔墨着点不多,性格也不突出。
    除了前往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外,还有许多性格各异的神仙、妖怪,也值得一谈。
    最高层的玉皇大帝,他高高在上,主宰天下万事万物,看上去似乎挺威严,不容许别人对他有任何抵触,而且心眼极小。沙僧前身为卷帘大将,只不过不小心打碎了他的一件东西,他就将别人罚到流沙河去受苦,命七日一次用飞剑来剌他一次。不但小气,而且狠毒,他目空一切,却在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吓得浑身发抖,屁滚尿流,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得意样。
    如来佛,孙悟空未能一个跟斗翻出他的手掌心,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佛法无边。不,只能说是为唐僧前往西天取经要靠孙悟空来保护设的一个楔子,如果不这样写,哪有后来的被压五指山五百年呢?其实也是作者对强权的暂时屈服。当然,佛门以慈悲为怀,作者对佛门也怀着崇敬之情,并不是要贬低如来佛祖,但这位如此尊高的如来佛,也曾被孙猴子笑过说他是西天路上要吃他师父的那只大鹏鸟的外甥。
    观世音菩萨,以慈善的心面对天下苍生,也曾多次帮助陷于困难中的唐僧师徒。差不多有时孙猴子找不到解决妖怪的办法的时候,大多都是求观音。
    当然,这样说并不是孙悟空就不行了,西天路上有很多妖魔鬼怪,有很多妖怪本领并不比他低,再加上要保护象唐僧那样无用的和尚,加上猪八戒、沙僧虽然有一定的神通,但本领毕竟差了一大截。再加上还要替唐僧那个老和尚化缘,其实说起来也蛮辛苦的。不过,孙悟空并不惧怕那些妖精妖怪,对师父也是忠心耿耿。
    《西游记》上塑造了不同的人物形象,其中主角齐天大圣孙悟空与一些人的关系如何呢?
齐天大圣孙悟空,他聪明、机智、乐观、勇敢。当然,因为天生是只猴子,所以免不了带着猴子的急脾气。连听菩提祖师讲经都是抓耳搔腮的样子,并不是说孙猴子不专心,而是菩提祖师已看出,他非池中之物,要学就得学些大神通,而菩提祖师在他头上连敲三下,便明白了祖师的用意,这孙猴子是何等的聪明啊。当然,他对师父也是很尊敬,当到西天取经有一次来祖师所住之地,看到也人去楼空、到处蛛网乱结时,他的心中不禁怀念起菩提祖师来。
    武曲星官,也是他向玉帝推荐孙悟空做弼马温这样的小官的,他是自以为自已官高位重,瞧不起做弼马温的孙悟空,不过,在不知弼马温的品级之前,孙悟空倒是精心的养护天马,将马儿只只养得膘肥体壮。而后来听说弼马温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养马小官,想起自已神通如此广大,却被玉帝欺骗,一怒之下,便回了花果山。
    太白金星, 这位外貌和蔼的神仙老头儿,两次孙悟空上天做官都是他跑的腿。他这样做,也是要天庭免于动刀兵,另个也想以此来束住天不怕地不怕的孙猴子,软化别人的意志,使猴精收心,他也知道孙悟空不好惹,来个招抚,好安他的心,也免生出祸事。可太白金星想不到,孙悟空又岂是他能收得了心的。当然,这也怪玉帝做得过份了。
    太上老君,成天炼什么丹药。被孙悟空偷吃了一次便怀恨在心,在孝天犬追逐孙悟空之时,便暗箭伤人,丢下金刚琢,孙悟空被他们使计捉住,刀砍火烧雷劈都没有事时,他又将别人关在炉中,妄图将别人化为灰烬,没想到到把孙悟空炼成了个火眼金晴。我甚至怀疑,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太上老君的两个童儿,都不是私自下界,而是太上老君想报旧仇、泄私愤,暗中指使的。
    说了天上的神仙,再说说他们师徒四人.
    唐僧,这个耳朵软的和尚,对于这个大徒弟,他也并不是一点师父的样子都没有,想必在漫长的取经路上,他也曾多次教导过他的徒弟,而他一颗诚心要往西天求取真经的心也深深感动着孙悟空。虽然师徒有时也会出现误会,闹些不愉快,甚至将孙悟空赶走,而当孙悟空不在师父身旁时,唐僧又会想起这个大徒弟来,想起他往日的种种好处,后悔自已的急躁来,最后总是师徒再次相逢,前嫌尽释。
    猪八戒,在西天路上,他有时会向师父打些小报告,喜欢与大师兄开开玩笑,甚至还向师父撒个谎,爱贪小便宜,孙悟空知道他有这些毛病,也几次捉弄过他,但只是师兄弟间闹着玩儿,猪八戒有什么麻烦,做大师兄的也会去帮忙。而猪八戒虽然有些小毛病,打妖怪有时也积极,只是面对比他本领强大的妖魔,又打退堂鼓,把别人推给猴哥来应付了。
    《西游记》在人物性格塑造上不如《红楼梦》这部名著,有的比较模糊,有很多人性格都千篇一律,象许多妖怪。诗词方面比起《红楼梦》来更是一般了。不过,它能为人们所接受,趣味浓,最重要的是《西游记》深入人心。关于《西游记》所塑造的艺术形象,不单出现在书中,还有戏曲。甚至电影、电视上都有。 就我个人感兴趣的说一些吧。
    唐僧师徒的形象,在电视上,最好的还是由六小龄童主演的电视剧《西游记》。他也是我认为最能将孙悟空演活的一名好演员。至于其它人。我不好乱说,但真的是在糟蹋这一艺术形象。至于猪八戒。我看还是保持原著人物性格为好。看看《春光灿烂猪八戒》吧,就是个失败的例子。在戏曲上,单孙悟空来说,北方比较粗犷,南方则比较细腻,当然,指的是在人物脸谱造型上,不过。这也可能是我个人看法,说错了,大家别笑。此外。在日本,也有拍《西游记》的电视,不过。听说日本的僧人与中国的不一样,他们可以娶妻生子,所以,那里面的唐僧也可以谈恋爱了。说到这儿,使我想起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来。不过。那里面的唐僧纯属一个搞笑角色,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至于孙悟空,倒是挺符合日本人一向设定的风格。
    电视《西游记》,我想也只有六小龄童演的孙悟空在形神上称得上是真正的美猴王了,听说其它《西游记》类电视中孙悟空还跟猪八戒争什么天蓬元帅的位置,长了一口烂牙,真的恶心死了。所以说,除了六小龄童外,其它人最好不要乱演孙悟空。当然,动画中的孙悟空形象还是不错的。中国的很可爱。日本的,我所知道的有鸟山明的七龙珠,那里面的小悟空倒也挺可爱。本事很大。还有《最游记》,唐僧还拿起了手枪。不过。因为形象不同,只感觉是借用了一下《西游记》的人物名字。心里倒也不在意。
    这是在乱谈《西游记》,所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就说到这儿吧。有关《西游记》谈论的话题有很多。但是,这会儿我得去翻翻书才行了,脑袋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