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童丝心语

 
  敬意背后有温情  
  ——记1月上海行  
  山西太原 傅广超  
  2013年1月28日  
 

    去年年底接到美猴网的通知,《新燕子李三》在上海的拍摄将于2月中旬结束,章老师准备让影迷会组织一次去剧组探班的活动,我当即定下行程并一边备考一边开始准备探班的相关事宜。此行不仅能够体验一下剧组的拍摄工作,感受一下片场的气氛,让我这个对影视制作关注颇多的人钻研一下业务,还是与章老师面对面沟通的绝佳机会。
    1月23日晚,我带着为章老师准备的东西登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一夜的颠簸后于次日九点四十到达上海站。刚下了火车我就钻进了地铁,前往位于奉贤海湾旅游区的六小龄童艺术馆与美猴网站长郭姐和影迷会在上海的负责人郑勇大哥汇合。
    我虽然是第二次来上海,但却是第三次参观艺术馆了,馆里的工作人员已经与我很熟络,尤其是艺术馆的大管家“老舅”,一眼就认出了我,随口就能拉起家常。这次馆里的宝贝添员不少,陈设布局也更有气场,一进入这个环境我就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对于鉴赏这些艺术品我虽不是什么行家里手,但也属专业范围内,些许门道还是识得一二。尤其是对猴文化和西游文化的痴迷让我恨不得在馆里蹲一天,把一件件藏品看了又看,拍了又拍。只是此行的目的是要去剧组探班,时间紧迫,在馆里走马观花转了一圈后被章老师的哥哥章金彦伯伯带着与郭姐和郑大哥一起前往位于虹口的上海六小龄童文化实业有限公司。
    公司所在的屋子是建于九十年代的老屋子,十分简朴,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有关猴戏、猴文化和《西游记》的珍贵藏书,字画和艺术品琳琅满目,对于许多不易保护的瓷器和字画来说目前这里更适合它们。这里的藏品与馆内的藏品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更属上乘,不小的几间屋子被它们挤得满满当当,藏品收集范围之广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甚至连卫生间都少不了“猴摆设”,简直是“猴的天地,猴的海洋”。
    章伯伯一家在这里常住,章老师回上海偶尔也回这里,但屋子里却没有什么光鲜亮丽的装饰,甚至就是居家生活也显得有些从简。但是对他们一家来说,也许有这些代表着家族在艺术道路上的成果和荣耀的字画匾额和爱不释手的“猴子猴孙”们簇拥着就足够了。他们家族为孙悟空这一个角色的投入与牺牲和对猴文化深入骨髓的热爱是旁人所难以理解的,没有这种由衷的热爱,他们一家几代人又怎么能将同一个角色塑造得深入人心?这种厚积薄发的功力不是哪个人说一句想超越就能超越得了的。这满屋子的藏品在我看来是有生命的,显得那么亲切,我能够感觉到它们的气息,它们也早已是猴王家族的不可分割的一份子了。
    离开公司我们前往小绍兴与几位上海的影迷聚餐,晚上在剧组驻扎的宾馆附近住下。我们四个男同胞一间屋子,因章老师聚到一起共同语言自然少不了。加上善谈的郑大哥很是热情,我们也就免不了一番彻夜长谈。从章老师的作品,到表演艺术再到文化艺术的发展和现状,我们交换了许多想法,郑大哥对表演艺术这一块也很有见地,令我受益良多。正是章老师和影迷会为大家提供了这样的机会,我们才从天南海北走到一起,交到志趣相投的朋友,为生活平乐趣不说,还让自己有了提升。这样的机会很是难得,希望以后还会更多!
    25日上午10点我们准备好前往剧组驻扎的宾馆探望章老师。前一天晚上章老师刚刚拍完夜戏,回到宾馆休息时已经是凌晨。我们十点半准时来到章老师房间,助理张克强将我们迎进屋内。别的演员身边恨不得有六七个助理,可章老师身边只有张克强大哥一个人,开车,摄影,对词,起居都是张大哥一人全包。剧组经费紧张,演员们的居住条件都很有限,章老师住的房间已经算是不错了。他走到哪里都喜欢把屋子布置得很有西游情调,让人一进来就知道这是六小龄童的房间。沙发正上方是欧阳中石先生题写的“齐天大圣”横幅,窗台上摆放有与习近平主席在宴会上的合影,墙上有斗战胜佛的画像,屋子里还摆放了美猴王的小型雕塑和瓷器。
    这是我第四次见到章老师,在他面前我也就显得非常放松。章老师非常热情,与我们坐下后对我们嘘寒问暖。我从家乡为章老师带来了四种不同口味的锅巴,以及豆腐干、油柿子、茶食,并把一本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72变——孙悟空概念设定艺术》送给章老师,章老师高兴地向我道谢,我也非常满足。
    面前的章老师非常善谈,与我们完全没有距离感,甚至和“邻家大叔”一样亲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一些与他见过一两次的所谓影迷也就很少再参加影迷会活动了。因为现实生活中的章老师与他们心目的“六小龄童”差别太大,没有齐天大圣的光环笼罩,没有明星的“独特气质”和无限风光,现实与想象的落差让他们失去了热情。但对我来说,多次的接触反而让章老师的形象在我心中更加真实,更加清晰,他就像身边的长辈和老师,会高兴也会生气,有优点也有不足。我仰慕的不是他的明星光环而是他的执著敬业以及对艺术和理想孜孜不倦的追求,他的精神一直在鼓舞着我前进。所以每次有章老师的活动,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尽量参加,每次都会让我有新的提升和收获。这次能与章老师近距离交流这么长时间,实属难得。
    交谈中途我因为路上颠簸,饮食不周加上有些水土不服闹起了肚子,章老师拿出自己的药给我。一时没有热水送服,我也就把药随手揣了起来竟忘了服,幸好之后也没发作。回家后经老妈鉴定,这是上好的药。于是我就先珍藏起来,留着以后救命用!哈哈!之前对章老师更多的是尊敬,有过了这番接触,受到关怀后自然就多了一份别样的温情。之后章老师为我在《猴娃》的小说和画册上题词:傅广超艺友存念!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章老师特意请来了《西游记》的摄像唐继全老师一并来探班并与我们见面。自从2009年唐老师开博客回忆《西游记》拍摄的幕后故事到去年将博文结集成书,我与许多网友都通过网络与唐老师交流,《路在脚下》一书出版后大家也纷纷捧场,竞相购买,而书的品质也让大家非常满意。大家一直非常想与唐老师当面交流可惜几次活动都没能见到。章老师居然细心地想到了这一点,做了这样的安排,令我更加感激。
    之后章老师与大家谈起《新燕子李三》的创作,这次他在剧中扮演的李显可以说能让他大展身手,真拳实脚的武戏是一大亮点不说,文戏也要出彩,李显这个人物在剧中也算举足轻重。章老师拍戏之前都要求自己做大量的功课,但现在拍戏是不会有那么充裕的时间给演员做准备的。这部戏开拍十分仓促,开拍前只给了章老师半个月时间准备,尽管时间很短但章老师还是做了大量案头工作,还去拜访了济南市公安局刑警队参与过抓捕“燕子李三”原型李圣武的老刑警之一桂树槐老先生,拍摄期间章老师也带了相关资料随时查阅。这是当下各个领域都非常稀缺的精神,与章老师合作过的演员和导演对他的严谨和认真无不称道。我如今对待专业学习和认识评价一部作品时的态度及标准很大程度上是受章老师的影响。
    年轻演员们参演翻拍作品总是极力避免观看老版作品,担心自己的表演被干扰和束缚。章老师则不以为然,他案头放着老版《燕子李三》的画册,携带了老版《燕子李三》的光盘,有空就会仔细观摩,钻研和吸收老版的优点,并在此基础上演出自己的特色。我对此深表赞同。现在的年轻人总是喜欢动不动妄谈突破甚至超越,可不论是突破还是超越都不是空中楼阁,都要在继承和吸收的基础上发展创新。如果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如果表演已经非常成熟,就只有兼收并蓄,海纳百川的气魄,而不存在什么被干扰和束缚!
    不一会儿,剧组送来了中午的盒饭,在座的都有份。但我的肚子不争气,只能“人家吃着我看着”。看着郑大哥狼吞虎咽我不由得“哀己不幸,恨己不争”!听吃过的几位同伴说这盒饭口感一般甚至不怎么样,但对于章老师和唐老师这样常吃剧组盒饭的人来说,这样的规格似乎已经很不错了。
    饭后我们随章老师来到松江区胜强影视基地,正式开始了探班。章老师已经提前化好了妆穿好戏服,到了现场就坐下来粘胡子。演员们是最怵这种年代戏的,粘个胡子就吓得不敢接戏了。虽然小小一片胡子粘起来确实相当难受,但与章老师在《西游记》中的贴脸相比这简直是小菜。章老师最近的重头戏大多集中在夜里拍摄,这天白天拍摄的大都是一些过场戏,尽管如此,这难得的机会还是令我开心,亲身感受片场气氛,了解拍摄过程这是我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别看简单的几个过场戏,只要有一个小环节不到位就要重来一次。王新民导演一头扎进工作就十分的投入,在监视器和演员间频繁穿梭,能够看出他对每个镜头的要求都十分严格。的确,老版的《燕子李三》就是王新民导演的作品,自己翻拍自己的作品,在中国,王导还真是“第一人”,章老师在博文对王导的赞赏所言不虚。
    在片场热身时,坐在路旁台阶上的群众演员还不时对章老师上下打量,品头论足,甚至有人让章老师现场演一个孙悟空!章老师的笑容背后也有无奈和尴尬,不管他怎么改变形象人们总会把他当做孙悟空。虽然我们离他比较近的影迷会把他和孙悟空区别看待,我在生活中也丝毫不会感觉自己在与孙悟空对话,他的其他角色中也根本没有孙悟空的影子。因为我清楚我喜欢和尊敬的是六小龄童章金莱,但普通观众却与我们不一样,央视《西游记》的巨大影响力使在他们在潜意识中觉得六小龄童就是孙悟空的代言人。章老师饰演的孙悟空深入人心是不假,但他却为这种观众的“厚爱”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章老师以弘扬西游文化为己任是不假,但作为一个演员他需要开拓自己的戏路,丰富自己的演绎生涯。因为成名作和他饰演角色的特殊性而让观众对他有了特殊情感,六小龄童在饰演各种与孙悟空反差较大的角色尤其是反派角色时就会受到观众的反对。
    没有观众的厚爱和支持,他塑造的美猴王就不会这么久地被大家喜欢。章老师感激这份情感,可也因为这份情感多了一种羁绊。他只能在选取角色时非常谨慎,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西游文化的宣传和许多慈善公益事业当中。这次探班更让我体会到了章老师的难处。可更感染我的是章老师这么多年来依旧在坚持饰演适合自己的角色,不断挑战自己,同时兼顾着西游文化的宣传和相关作品的出版,在各种困境中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也许这是他们家族的“猴缘”决定的,也许他注定要承载猴王世家的使命,但有几个人能一生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把一个人角色演到极致呢?从这点上来说,章老师的成功是无人能及的。即便有质疑,即便有阻力也要坚持下去,这是章老师这么多年来最感染我的地方。
    作为演员不可能去要求观众,只能做最好的自己。章老师会坚持走下去,我也会一直支持章老师接更多好戏,尝试更多角色,同时去为我们热爱的西游文化的宣传工程不断添砖加瓦。
之前我会常常为老一辈的艺术家们鸣不平,他们的艺术造诣有目共睹,用汗水换来了各自的成就。可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由利益驱使的社会中,他们坚持自己的艺术理念都会面临重重压力,遭受种种质疑,仅仅完成一个心愿都显得力不从心。了解了他们的经历我常会抱怨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直到此前无意中读到老子《道德经》中的一章,终于令我内心豁然开朗:“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之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几于道;道无所不在,水无所不利,避高趋下,未尝有所逆,善处地也;空处湛静,深不可测,善为渊也;损而不竭,施不求报,善为仁也……”
    老子认为上善的人,就应该象水一样。水造福万物,滋养万物,却不与万物争高下,江海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切河流的归宿,是因为他善于处在下游的位置上,所以成为百谷王。
世界上最柔的东西莫过于水,然而它却能穿透最为坚硬的东西,所以弱能胜强,柔可克刚。它能使万物得到它的利益,而不与万物争利,故天下最大的善性莫如水。凡是能利物、利人之事,水都尽力去为。水的这种特性,可谓之“上善”。而不见其形的东西,往往可以进入到没有缝隙的东西中去。
    我觉得这些艺术家们和他们的作品就像水一样带给人们欢乐,滋养他们的内心,但不与世俗名利纠缠,不与他人争高下,不博取人们的眼球,总是默默无闻。但在喧嚣和上演的种种闹剧过后,只有那些真正的艺术精品能够经久不衰,它们能够润物细无声,它们的地位和影响才真正的无可撼动。
    明白这些,我的心胸开阔了许多,同样对章老师的“艺术人生”充满了希望。
    正因为有章老师对我无形中的我感染,我才能在年轻时找准了自己的定位,怀着对艺术的热忱踏上了征途。我常说没有六小龄童,我就不是现在的我。我对章老师的这种敬意不是肃穆的,不是冰冷的,而是带着浓浓的温情的。一种对艺术创作的温情,一种激励我排除万难不断进取的温情。
    分别前章老师与我们握手告别,对我们道一声辛苦,祝我们一路平安。其实我们这算什么辛苦,即便在路上颠簸了两夜,但在精神上却是满载而归。祝章老师拍摄顺利,也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去年9月份开始,我似乎平均两个月见一次章老师啊。我也要加把劲了,赶紧精进自己所长,希望尽快能为章老师多贡献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