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猴王的故事

 

  六小龄童故事:  
  “孙悟空”人间取经路  
  (作者徐林正为美猴网特别提供)  
 
    2004年,六小龄童在其出版的专著《猴缘》(京华出版社2004年1月版,作者六小龄童 徐林正)序言云:“对于我来说,我一生中所珍视的种种缘分,却都是因为一只神奇而又可爱无比的猴子。”在这里,记者将拨开金色光环的迷雾,告诉你一个上天入地后重回人间的六小龄童,一个神秘神奇却又平凡简单的六小龄童,一个有着仙界荣耀却有着人间烦恼的六小龄童。
 
  七岁时,“你挑着担”  
      直到你当上美猴王的那一天,你就能见到我。
    ——小六龄童逝世前对六小龄童说
 
 
    多年以前,当鲁迅先生在北京看京剧并写下《社戏》、《二丑艺术》、《无常》等与戏剧有关名篇的时候,总是时时浮现他十一二岁时在老家绍兴看社戏的那个夜晚。烟雨江南,梦里水乡,水中戏台,农家少年,那灯火辉煌的舞台在鲁迅记忆中如仙境般美丽。也许鲁迅先生并不知道,他所念念不忘社戏,就有六小龄童的祖辈所参与的。

    孙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而六小龄童的却有着一个猴王世家。曾祖父章廷春是浙江 绍兴上虞道墟镇一个普通村民,在农闲、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参与演戏,演的最多的自然是猴戏。祖父章益生从自娱自乐为主的社戏中看到商机,把大城市的服装、道具等贩到当地小城镇,做起了戏业生意。他完成资金积累后在上海开设了一家老闸大戏院,并且把所带去的绍剧班社扩展为同春舞台。父亲六龄童章宗义,在上海同春舞台脱颖而出,他博采众家之长,创造了独具一格的猴戏,被誉为“南猴王”。 1959年4月12日,六龄童的儿子章金莱在上海出生,后来取艺名六小龄童。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100多年的风雨中, 猴王世家的人们用自己的努力推动着中国猴戏的发展,以下演变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其进程。曾祖父章廷春脸谱是木头脸,在木头上刻画一个猴子,演出的时候用嘴咬住,金箍棒是木棍,赤脚;祖父章益生的脸谱是布脸,把脸谱画在布上,绑在脸上,金箍棒是竹棍,穿草鞋;六龄童章宗义的脸谱是勾脸,把油彩画在脸上,金箍棒是藤棍的,穿僧鞋;六小龄童章金莱的脸谱是贴脸,金箍棒是铝制的,穿靴子。

    六小龄童小时候觉得演猴戏太苦,不想演猴戏。而父亲则把继承衣钵的希望寄托在二儿子小六龄童章金星身上。小六龄童天生聪明,勤奋好学,因成功参演《大闹天宫》的小罗猴,《三打白骨精》的传令猴而深受观众喜爱,并受到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扬和鼓励,也被六龄童视为最满意的传人。而小六龄童最大的梦想是能够像父亲一样主演孙悟空。

    但是,病魔击碎了小六龄童的梦想。1966年,17岁的小六龄童被白血病夺去生命。去世前,他对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弟弟六小龄童说:“我要死了。”六小龄童问:“什么叫‘死'?”小六龄童说:“‘死了'就是你再也见不到我了。”章金莱问:“怎样才能够见面呢?”他说:“直到你当上美猴王的那一天,你就能见到我。” 这是17岁的小六龄童最后的梦想和嘱托,一副沉甸甸的担子顿时压到七岁的六小龄童身上。
 
  像孙悟空一样偷偷学艺  
      我是随着猴魂而来的。——六小龄童  
    
  六小龄童说:“我是随着猴魂而来的。” 其实,他来到世间的时候未免有点“猴急”。他在母亲的腹中还没有呆够十个月,就迫不及待地来了。之前,他已经有了十个哥哥姐姐。 童年的六小龄童也并没有表现出演戏的天赋。他身材纤弱,性格内向,时刻不离母亲左右,也很少走出家门。

   当六龄童最终把期盼的目光投向六小龄童时,自己却已在“文革”中被打倒,发配到乡下劳动。但他还是利用一切时机教儿子学艺。渐渐地,随着造反派对六龄童的折磨越来越厉害,六龄童再也没有条件对儿子言传身教了。于是六龄童就设法给家里写一封信,让六小龄童直接去找他的老师、上海戏剧学校的薛德春先生。于是六小龄童成了薛德春的关门弟子。薛德春教过父子两代美猴王,成为一段艺坛佳话。但当时六小龄童作为“戏霸”、“黑五类”的孩子,是不允许学艺的,弄不好还会被扣上“阴谋复辟”的帽子。

   怎么办呢?薛德春和六小龄童不约而同地想到在《西游记》里菩提祖师半夜三更偷偷教孙悟空学艺的故事,他们决定如法炮制。只是孙悟空学艺在半夜三更,而六小龄童学艺则在凌晨五点。没有练功房,晴天就在人民广场一个偏僻的角落,雨天就在上海服装公司门前长廊的一个自行车棚里。

   无论赤日炎炎还是寒风刺骨,六小龄童多年如一日,坚持天天练功。有时候练完功,适逢太阳升起,万丈霞光照在六小龄童的脸上,让他感到无比舒畅,于是连早饭也不吃就去上海宁波路第三小学上学了。

“文革”结束后,六龄童平反了,依然担任浙江绍剧团团长。高中毕业的六小龄童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表演,他屡败屡战,最终考上了浙江昆剧团。1978年8月16日,19岁的六小龄童去浙江昆剧团报到,意想不到的是,当天晚上他就要参加演出,在《十五贯》中跑龙套。这是他演艺生涯中第一次正式的亮相。

   尽管在以前演过戏,但这是第一次作为专业演员的亮相,六小龄童演得特别卖力、认真。几位老师对六小龄童的评价是:“扮相俊美,颇有乃父之风。不过演龙套不用那么费力。”

   在此之后,六小龄童还排演了大量的折子戏,如《打店》、《三岔口》等。

   记者曾问过六小龄童,假如命运之神不眷顾他,假如电视剧《西游记》剧组不请他演孙悟空,那现在的他将是什么样的状况?

   我们不妨看看在到《西游记》剧组之前,六小龄童在干什么?

   1981年3月浙江昆剧团的团领导决定,让六小龄童开演猴戏,同时让他担纲排演一台昆剧猴戏,由六龄童教授。3个月之后,昆剧猴戏《三借芭蕉扇》在浙江人民大会堂首演成功。著名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挥毫题词,称赞六小龄童的演出是“形神兼备”。浙江昆剧团决定在十年之内,把《西游记》的主要故事都改编成昆剧猴戏。自此六小龄童更加努力地进行着他的最巨大的工程,即把《西游记》的精华用昆剧猴戏的形式搬上舞台。如果这个计划取得成功,那将是昆剧乃至整个中国戏曲史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就是说六小龄童如果没有机会演电视剧《西游记》,他必将在戏剧猴戏领域里做出自己的贡献,甚至成为“新南猴王”。从某种意义上说,六小龄童离开戏曲领域进入电视领域,是中国昆剧猴戏的一个损失,也是中国传统戏曲的遗憾。
 
  改变命运的电话  
    不要想家,团结同事,不谈恋爱。
 
    ——六龄童与六小龄童“约法三章”  
    
  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不仅使六小龄童放弃了这个庞大的计划,而且改变了他的一生,甚至改变了整个猴王世家的命运。

   1981年,中央电视台决定投拍电视剧《西游记》。 当导演杨洁多方搜寻“孙悟空”未果而茫然四顾时,突然有一个最理想的人选跃入了杨洁的脑海——南猴王六龄童。她曾经在六十年代作为戏曲导演给六龄童录过像。杨洁认为,如果六龄童年轻20岁,那么他就是孙悟空一角最好的人选。为什么不请六龄童的儿子小六龄童来演呢?

   杨洁当即给六龄童打电话,寒暄、说明原委之后,杨洁问:“你家小六龄童还演戏吗?”这一问一下子勾起了六龄童的伤心往事:“他是我第二个儿子,1966年就已经去世了。”杨洁一时无语。突然听到六龄童说:“我想你肯定能够在我这里找到合适的孙悟空人选。”杨洁一下子重新兴奋起来,也不细究,立马说:“我明天就到你那里去!”她找得太久了,很久没有人这么有信心地向她推荐人选了。再说,这是“南猴王”说出来的话,已经够分量了。当晚,杨洁买好了去绍兴的火车票。

   第二天是1981年12月31日,刚刚从外地演出回来的六龄童和六小龄童去绍兴火车站接站。

   在一拨又一拨的人流中,生性内向腼腆的六小龄童多少感到有点紧张,他把“接杨洁”的牌子举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又举起来。六龄童说:“你不要举,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六小龄童说:“你的火眼金睛又不是真的火眼金睛,怎么一眼就能认出来?”

   六龄童笑道:“杨洁是北方人,她的神态和衣着应该与南方人不一样。”

   很快,熙熙攘攘的人流里走出一位女士,举止洒脱,行为干练。六龄童笑道:“这可能就是杨洁。”一问果然就是。

   三人来到六龄童古色古香的家里。杨洁迫不及待地问:“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演孙悟空的人选?”

   六龄童笑道:“你不是已经见到了吗?”

   杨洁一头雾水地问:“谁呀?”

   六龄童指了指六小龄童说:“就是他,章金莱,我的小儿子,现在在浙江昆剧团。”杨洁尽管以选演员善于沙里淘金而闻名,也相信这位“南猴王”是不会贸然推荐人的,但面
对六小龄童,还是感到有点意外,这么个文绉绉的孩子能够演好叱咤风云的孙悟空吗?

   她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让六小龄童即兴表演一下。六小龄童马上拿起一根棍子,表演了孙悟空的一些动作和喜怒哀乐的表情,她觉得还不错。

   六龄童又向他推荐了扮演猪八戒的人选—七龄童的大儿子七小龄童。当时他正随绍剧团在上虞演出,于是三人中午就赶到上虞。杨洁让六小龄童和七小龄童都做个表演。于是他们只穿着戏装,没有化妆就演出了一段。杨洁看过之后说:“我现在能定下七成,最终要回去上报台领导,大家讨论决定。你们先做好准备,等着我的通知吧。”

   在等待通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六龄童对儿子进行了“临阵磨枪”式的训练。六龄童带他去公园里看猴子,给他讲解了孙悟空身上的人、神、猴三种属性如何融合在一起的;讲解了他所演的36本绍剧《西游记》里连台本戏的故事。六龄童还带他去拜访了国画大师程十发,动画片大师、《大闹天宫》的导演万籁鸣,《三毛流浪记》的作者张乐平等艺术界的老前辈,向他们致意,从他们那里获取教益,汲取养分。张乐平看到老友之子前途有望,大为高兴,还为六小龄童专门创作了“西游版”《三毛流浪记》,画面是三毛骑着金箍棒飞上天,他把这幅漫画送给了六小龄童,而刘海粟大师则专门为六小龄童题写了“西游之路”的题词。

   当这一切准备就绪时,杨洁让他们“赴京赶考”的电报也到了。1982年2月2日傍晚,他们乘飞机来到了北京,住在煤市街北京市委第三招待所内的一座三层小楼里。第二天上午,招待所的会议厅变成了考场。经过现场考试、专家研究、领导拍板,《西游记》剧组最终选定六小龄童为孙悟空的扮演。 自此,“六小龄童”的艺名正式启用。

1982年4月4日,一个普通的夜晚,但对猴王家族来说,却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夜晚,因为次日六小龄童就要登上赴北京的列车了。父亲六龄童对六小龄童进行了最后的交代,他说:“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但掉下来之后还是要看你怎么把它做好。我当然支持你,你甚至可以踩在我的肩膀上,但所有的路要靠你自己去走。你一定要演好孙悟空,这不仅是关系你个人的事,也是关系我们整个猴王家族,更是关乎整个剧组的事。”

   最后父亲跟他“约法三章”:不要想家,团结同事,不谈恋爱。六小龄童默默地点了点头,第二天,他登上了北上的120次列车。从此,六小龄童正式踏上“取经路”。
 
  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西游记》的拍摄过程,既是西天取经的过程,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过程。西天取经,就在于一个过程,否则孙悟空一个筋斗去把真经取回来就是了,干嘛要这么折腾。——六小龄童  
    
  年轻的六小龄童没有想到,拍摄这部戏的时间跨度竟达17年之久(《西游记》前25集1982年开拍,1988年结束,前后拍了6年,整部《西游记》拍完历经了17年时间。)在《西游记》里,唐僧师徒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到真经,而六小龄童为了拍好《西游记》,所经历的磨难绝对不少于八十一个!这些磨难包括:初战并不告捷,练就“火眼金睛”;刻骨铭心的“贴脸” ;遭遇“三昧真火”……而让人揪心的是,他还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孙悟空上天入地,有许多高难、危险的武打动作,但所有的武打动作都是六小龄童亲自完成的。那么为什么不用替身呢?六小龄童说:“一般的武打找个形体差不多的就算了,但演孙悟空不能这样,他还有很多猴形动作。在找东西还是在抓妖怪,其动作是不一样的,还得我自己吊去自己打去,非常累。那时候没有保险,人家香港导演都不相信,‘那摔死了怎么办 ',摔死了就摔死了。”

   正因为如此,六小龄童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次剧组在贵州黄果树瀑布拍戏,按照剧情孙悟空应该从一片原始森林往外跑,六小龄童被告之跑几步就可以了。但一跑起来他就不知道了,前面是个斜坡,但肉眼看不出来,一跑到斜坡就往下滑了。下面是怪石嶙峋的万丈深渊,六小龄童一头栽了下去。幸好命运女神眷顾,右脚无意中勾住了悬崖上藤条,才躲过这一劫。

   又一次,在北京戒台寺拍吊钢丝到空中的戏,第一次吊时拉钢丝的人拉慢了,变得晃晃悠悠,于是重拍。重拍前,六小龄童无意中发现他的身下有一块大石头,就说:“反正也拍不进去,就把石头拿掉吧。”于是六小龄童又一次飞上天,说“妖怪哪里跑”,没等“跑”字说出口,突然钢丝断裂,六小龄童从空中掉了下来,当场休克。三分钟后,他苏醒过来,被送到北京积水潭医院,经检查为粉碎性骨折。在病床上六小龄童暗自庆幸:幸好让人拿走那块突兀的大石头,否则是否能保住性命还不知道。

   在拍摄二郎神放出天狗追咬孙悟空的那场戏的时候,根据剧情安排,在两棵树之间拉两根钢丝,六小龄童腿上绑一块肉,然后再在钢丝上飞速划过。而钢丝的高度使猎狗基本上无法对六小龄童造成威胁。但实际拍摄起来,他们忽视了钢丝拉长了之后中间自然下垂,而故意饿了两天的猎狗则一窜就咬住了六小龄童的腿,把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只是把他的裤管撕掉了。

面对这些磨难,六小龄童皆淡然处之,他说:“《西游记》的 拍摄过程,既是西天取经的过程,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过程。西天取经,就在于一个过程,否则孙悟空一个筋斗去把真经取回来就是了,干嘛要这么折腾。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人生最重要的是一个过程。”曾经有人问他:“如果现在来拍《西游记》,许多危险、高难动作完全可以用高科技来完成,你不用经常拿生命来冒险。你是不是感到惋惜?”六小龄童说:“真正的艺术,高科技是无法代替的,人的艺术魅力永远胜过高科技,我为当时的冒险成功感到欣慰。”

   许多观众感兴趣的是,在《西游记》的每一集都有很重的戏份的六小龄童,在前六年的拍摄中总共拿到了多少报酬呢?

   六小龄童告诉记者:“每集八十块钱,导演跟我们都一样。六年,二十五集,两千块钱稿费。少不少?是少了点,但是观众给我们的支持是用金钱无法来衡量的。”

在小说《西游记》里,孙悟空是惟一一个从第一回走到最后一回的角色,而在电视剧《西游记》里,六小龄童是惟一一位从头演到尾的主角。说来很有意思,本来应该是立场最为坚定的师父唐僧,其饰演者就换了三个人,而毛毛躁躁的孙悟空,倒是万水千山走遍,一个人走完了西游全程。大家都知道,因种种原因,其他主角也换了多次。
 
  十年等待十年煎熬  
  “这13个演员都演得非常好,尤其是这个大哥,很出色,他是哪里的?”
——著名导演陈怀皑评六小龄童在其中主演大哥的影片《过年》
 
    
  陈凯歌拍完《霸王别姬》后说:“虞姬就是我。”而六小龄童经过六年的拍摄,在心目中逐渐形成了“孙悟空就是我”的感觉了。而在这期间,六小龄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完整地把《西游记》搬上荧屏。在随后的日子里,六小龄童曾经和导演杨洁四处奔走,希望找到投资商,把《西游记》拍完,但是,余下来的都是难度很大的,连中央电视台都啃不掉的骨头,一般的影视机构怎么敢去啃呢?而此时六小龄童则面临着更大的选择,他将何去何从?

   六小龄童做出决定:第一, 积极转型演其他角色;第二, 继续练功,钻研猴戏,等待时机。

   但转型谈何容易:六小龄童因为演孙悟空太久了,一举一动未免都有了“猴性”。 许多人都不认为六小龄童还能够演其他角色。 另外,亿万观众都认定他才是真正的孙悟空,这个孙悟空不能干别的,要是在别的影视剧中露面,就是给孙悟空抹黑,给观众添堵。而且,他演孙悟空还演出了生理上的“后遗症”,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背都驼着,因为演《西游记》的时候,整天佝偻着腰背。于是越发找不到适合他演的角色了。就这样,六小龄童在迷茫中度过了三年时光。这三年里,除了正常演出外,他利用一切时间和场所练功,并向影视界的前辈们请教。直到1991年,他参演黄健中导演的《过年》,才算是再次踏入影视圈。

   六小龄童主演的角色是大哥程志。 程志是个中学老师,性格憨厚,带点窝囊。唯一与六小龄童演过的角色有点相似的地方是背微微有点驼。为了让六小龄童从花果山走出来,黄建中给所有的主创人员一条不成为的规定:“不许跟六小龄童谈猴子、孙悟空。”但剧组的人爱开玩笑,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马晓晴老是故意去逗他:“你看猴相出来了”。经常把六小龄童吓出一身冷汗。

   在《过年》审片会上,陈凯歌的父亲、著名导演陈怀皑说:“这13个演员都演得非常好,尤其是这个大哥,很出色,他是哪里的?”有人回答:“他以前是搞戏曲的,没有演过什么电影,只演过电视。”陈怀皑问:“什么电视?”有人回答:《西游记》。陈怀皑似乎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演什么角色?”“孙悟空。”“……“陈怀皑怔住了。

   专家肯定六小龄童的演技,而观众则更加肯定——六小龄童荣获1991年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过年》的成功是六小龄童信心大增,他说:“杨洁让我从人变成猴,而黄建中则让我从猴变成人。”接下来,六小龄童又主演了三部影片,在《喜剧明星》中演一个记者,在《好梦成真》中演一个新潮导演,在《周末恋爱角》中演一个建筑工人。当然,他还和父亲主演了电视剧《猴娃》,这自然是献给英年早逝的小六龄童的最好礼物。

   1994年9月,六小龄童参加了谢晋任总导演、武珍年导演的十五集电视连续剧《大上海屋檐下》的拍摄,他主演一位著名的京剧武生、菊坛名伶——颜世鹏。六小龄童的出色表演深受大家的肯定。可惜该剧至今未能播出。正当六小龄童努力拓宽戏路并且卓有成效的时候,一个情结让六小龄童又逐渐收手,这个情结就是猴王情结。他觉得,无论如何要把电视剧《西游记》拍完,不然一辈子心都难安。于是从1988年到1998年,他始终坚持不懈地琢磨猴戏,这势必会影响六小龄童开拓其他戏路。但六小龄童最终选择了忠诚,这是对英年早逝的二哥小六龄童的忠诚,这是对猴王家族的忠诚,更是对中国猴戏事业的忠诚。他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西游记》完整地搬上荧屏。

   但很少有人愿意投资补拍《西游记》。六小龄童没有别的办法,一个字:等。这一等就是十年。
 
  二度西游,廉颇尚能饭否?  
  一切任由后人评说,重要的是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17年来,我上天入地,阎王也见了,总之没有枉来到世上,现在要回到人间了。
                  ——六小龄童
 
    
  1998年7月,中央电视台终于决定补拍电视剧《西游记》。六小龄童十年的磨练终于等来再试身手,梦圆西游的机会。但此时他已经整整40岁。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西游”路上,导演还是杨洁,但有大多数演员都换了。六小龄童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和不自信。他对杨洁说:“如果有合适的人选,把我也换下吧。”杨洁说:“如果你换下了,不仅台里不同意,观众也不答应呀。如果你也换了,《西游记》干脆不要补拍了。我们现在做的不是重拍,不是续拍,而是补拍。我们拍好之后是要与前面25集合而为一的。”

   杨洁当时打算,遇到吊钢丝等高难动作就去找特技演员。但是几乎没有什么特技演员可以胜任孙悟空这个角色。因为还是遇到那个老问题:所有的特技演员都没有“猴相”。

   于是,高难动作只好请六小龄童来亲自完成了,40岁的六小龄童依然不辱使命。

   经过艰苦的努力,《西游记》后十六集于1999年拍完,2000年春节期间播出。至此,41集电视剧《西游记》以完整的面貌与观众见面。

   对于自己在剧中的表现,六小龄童认为:“前25集感性多一些,后16集理性多一些。前25集活泼粗放,后16集的表演更多老成细腻。如果说前25集是大写意的话,后16集是工笔画。”

   该片播出之后,迎接六小龄童的不仅有称赞,还有一些批评。其中一种批评意见是:在补拍的16集中,六小龄童已经胖了,老了,身手不如以前了,从齐天大圣变成齐天“老”圣了。对此六小龄童说:“这是自然规律,为什么许多拿世界冠军的运动员到二十五六岁就退了,他们很明智。但戏曲影视不行,还得继续往前走,我演后面的部分时已经40岁了,不可能跟我当年二十五六岁那样。但是艺术永远无法跟观众去解释的。我只能跟他们说:‘我只能尽量去弥补。我胖了?你看我这个样子我胖了吗?不是,因为现在的观众水平越来越高了,外国大片欣赏得多了。”

   六小龄童颇有感慨地说:“中国的观众是最好的,也是最难对付的。最好的是因为他喜欢你他就全心全意支持你;最难对付的是,他不会因为你是名人就喜欢你这部戏。中国观众很厉害,再有名也不行,不象国外那样崇尚名人。他们这样也促使我拍好每一部戏。”

   但是更多的观众认为,最令人感动的不是前25集的孙悟空的横空出世,也不是后16集孙悟空的再度复出,而是六小龄童用了17年精力,完成《西游记》孙悟空形象塑造的这种执着进取精神。正是这种精神使得将《西游记》搬上荧屏的使命划上了句号,同时,也使四大名著搬上荧屏的使命划上了句号。这是前无古人的事,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事,因此顺理成章地被收入了大世界基尼斯世界纪录。六小龄童在中央电视台2000年度“最受观众喜爱的男演员”评选中名列第二,仅次于濮存昕。一位老红军特地送给六小龄童16个字:“九九归一,功德圆满,万事随缘,斗战胜佛。”

   六小龄童说:“一切任由后人评说,重要的是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17年来,我上天入地,阎王也见了,总之没有枉来到世上,现在要回到人间了。”

   经过17年的磨练,六小龄童究竟有什么变化和收获呢?

   第一,以前观众都说六小龄童是六龄童的儿子,现在都说六龄童是孙悟空的爸爸。父亲六龄童自然很高兴,他所钟爱的小儿子毕竟有出息了。

   第二,六小龄童通过演孙悟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和家族的命运。他由浙江昆剧团一名还没有毕业的学员一举成名,而整个猴王世家也变得家喻户晓、声震中外。

   第三,在西天取经的路上,他娶到了妻子。在拍《西游记》过程中,六小龄童违背当时与父亲的约法三章,与《西游记》场记、二炮基地文工团的话剧演员于虹偷偷相爱,并于1988年6月12日宣布结婚,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读初中的女儿。

   第四,六小龄童的性格也由内向转向了外向。他演孙悟空之后,言行未免有点猴样。他脾气特别急,说话特别快,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平时走路时就有点驼背,演戏时颈椎、腰椎都落下了毛病。他认为他的行为与孙悟空的行为有很多相通之处。
 
  回到人间,面对现实和未来  
  孙悟空都有七十二变呢,我为什么不进行多方面的尝试?
                  ——六小龄童
 
 
   回到人间的六小龄童,没有被各种荣誉冲昏头脑,他庆幸地认识到:“我只是一位演员”,他同样要面对各种挑战,同样要面对人间烦恼。尽管许多观众希望六小龄童一辈子只演孙悟空,但六小龄童不愿把孙悟空存进银行吃利息。他认为:“孙悟空都有七十二变呢,我为什么不进行多方面的尝试?”于是六小龄童开始了七十二变。

   ——卧底警察。1999年,六小龄童在电视剧《追凶309》中主演一个卧底警察。这是根据几年前一个真实的文物大案改编的,因为他自觉不太适合穿警服,而刚好这部戏中,主角警察是卧底,西装革履。

   ——青年周恩来。 在拍摄《西游记》的间隙,电视剧《西游记》、电影《周恩来》的造型师王希钟先生偶然发现,六小龄童与青年周恩来特别像,他随手给六小龄童化了妆,结果除了眉毛简单修理外,其他地方根本不需要修饰,与青年时期的周恩来形象非常相似。这让六小龄童萌发了主演了青年周恩来的念头。经过多方筹措,六小龄童担任制片人和主演的电视电影《1939·恩来回故里》于2000年5月10日在周总理和六小龄童的故乡绍兴封镜。

   ——珍珠大亨。2001年,六小龄童在电视剧《义海风云》中演黄日华的师傅,一个珍珠大亨。《义海风云》讲的是一个当代珍珠世家悲欢离合的故事。“我们一起沟通学习,互相交流。拍摄时,我亲自潜水到海底,去摸珍珠蚌。有一次,我差点被大浪卷走,幸好黄日华把我拉回来。电视播出后,反响还不错。”

   ——医生。2001年,六小龄童在电视剧《某年月某一天》中演一个大夫。“这是我第一次演医生,戏不是很重,我只拍了三天。播出后,大家都觉得我挺像医生的。但在拍摄现场,许多年轻演员都是看着我的《西游记》长大的,所以拍摄过程中出现多次笑场。因为他们一看见孙悟空变成了医生,还一本正经的跟别人讲怎么吃药,怎么调养,他们就忍不住要笑,最后连我也笑场了。”2004年,六小龄童又在电影《青春的忏悔》中主演一位大夫。

   ——民间艺人。2002年,六小龄童在电视剧《啼笑因缘》中主演一位民间艺人。“其实,我演这个角色不是特别合适,他是一位饱经风霜的山东大汉,文戏武戏都我自己演。这部戏的导演黄蜀芹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个导演。里面还有很多好演员,我觉得对自己也是一个锻炼。这部戏现在还在播,观众反应不错。”

   ——大反派。2003年,六小龄童主演金庸武侠电视剧《连城诀》,该剧播出后,创下了很高的收视率。六小龄童成为该剧六大看点之一:“美猴王主演大反派”,“当时我觉得这个人物写得很好,金庸没有一开始就把这个人物写成坏人,写他从一代大侠沦落成卑鄙小人,最后沦落到吃死人的过程。这也是我第一次拍武侠片。”为了演好这部戏,六小龄童主动找导演沟通,增加了很多金庸原著中所没有的内容。该剧播出后,有观众给六小龄童留言说:“我们过去看坏蛋最多是恨,现在我们想杀这个演员了。你把这个演员演得太出色了。没想到六小龄童还能演这样的坏人。”

   ——太上老君。2004年,六小龄童在电视剧《欢天喜地七仙女》中主演太上老君。“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让我演太上老君去,在《西游记》中我是偷他的丹的。”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六小龄童专门去了北京白云观,请了很多太上老君的像,认真地研究琢磨。

   成功地“变”了那么多角色之后,六小龄童还要继续“变”下去。六小龄童告诉记者:“在今后,我除了演猴戏外,文戏、武戏、古装戏、现代戏我都要去涉及,包括正派和反派。只要我能胜任我就去做。”

   在即将过去的2004年猴年,除了各种拍戏、演出外,六小龄童繁忙至极。他和姚明等人担任了“安徒生形象大使” ,在人民大会堂,丹麦首相拉斯穆森亲自颁发邀请书;六小龄童为之期盼的猴王世家艺术馆近日在江苏省淮安市正式落成开放;他还为完成另外各种愿望而奔走。六小龄童向记者透露了未来的四大愿望。

   第一个愿望,让孙悟空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六小龄童认为:“北京申奥的口号是:“‘新北京 新奥运'。那么,体现在吉祥物上,孙悟空就是与其他历届奥运会完全不同的吉祥物。孙悟空是猴子,但不是普通的猴子,它具备了猴的 动物性,也具备了神的传奇性和人的社会性。它更代表着浪漫而神秘,传奇而丰富的中国文化。同时,在孙悟空的身上体现了中国人的忠心耿耿和聪明才智,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精神;在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等传奇故事,更与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现代体育精神相吻合。孙悟空遨游太空,也更是体现了人类探索宇宙无限探索未知的梦想。俗话说‘五百年前是一家'。全球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祖先的人有一个的祖先,那就是猴子。北京周口店的‘北京人'是世界最早的人类之一,奥运会是全球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人种的一次盛会, 用充满中国特色的猴子孙悟空来做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也反映了和平共处、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另外,使用孙悟空做吉祥物也有巨大的商业开发价值。当然,我之所以建议使用‘孙悟空'做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也源于我们整个‘猴王世家'对孙悟空和中国猴戏的所包含的深情。” 据悉,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办公室已向六小龄童发出邀请函,特许他在12月1日前寻找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设计孙悟空吉祥物图案,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的谜底将于2005年6月1日揭开,六小龄童这个愿望是否能够实现,我们拭目以待。

   第二个愿望,主演电视剧《美猴王之父——吴承恩》。六小龄童说:“《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是世界文化名人,他的小说在全世界有广泛深远的影响。电视剧《西游记》播映后,国外有媒体报道说,吴承恩九泉有知,应该感谢你们家族,四代人在同演他作品的同一个角色。我父亲说,我们应该感谢吴承恩,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西游记》,就没有中国的猴戏,就没有猴王世家可言。”就是因为这份感恩,自1988年以后,六小龄童就想把吴承恩搬上荧屏,目前,电视剧《美猴王之父——吴承恩》的剧本已经完成,六小龄童希望有志之士参与进来。按照六小龄童的设想,这部《美猴王之父——吴承恩》的大概内容如下:一、《美猴王之父——吴承恩》是一部正剧,全剧展示了文武双全的吴承恩形象,整个剧本是为六小龄童量身定做,由六小龄童主演吴承恩,六小龄童的父亲六龄童主演吴承恩的父亲。年事已高的六龄童表示:“他不太可能去演其他角色,但吴承恩的父亲一定要演。” 按照剧情,吴承恩的父亲养了一只猴子,猴子生下了一只小猴子,由吴承恩养。于是吴承恩对猴子有进一步的观察和研究。二、《西游记》剧组原班人马参与拍摄,除了《西游记》人物要与吴承恩见面,他们还要演别的角色,如演观音的可以演吴承恩的母亲,猪八戒可以去演一个坏的县官。唐僧可以演他的朋友后来当宰相的李春芳……六小龄童既演吴承恩,又演孙悟空。三、 六小龄童认为,电视剧《西游记》是目前中国所有电视剧中重播率最高的,完成《美猴王之父——吴承恩》不仅是他的愿望,更是他们整个猴望世家的愿望,也是所有喜爱《西游记》的人的共同愿望。他对该片的市场充满信心。六小龄童说:“投拍、主演《美猴王之父——吴承恩》是我多年的一个情结,也是我猴年的一大遗愿,我愿意为之付出。”

   第三个愿望,投拍《猴王世家》电视剧、电影。多年来,六小龄童一直想把自己猴王家族故事拍成电视剧,主要计划为“三部曲”:第一部:《南猴王》,主要写六小龄童的父亲六龄童及其祖父、曾曾父的故事,正在筹备中。第二部:《猴娃》,根据已故小六龄童生平改编,六小龄童主演小六龄童的父亲,六龄童主演小六龄童的爷爷。已经拍摄完毕并播出,并且获得最佳儿童剧一等奖,六小龄童因主演该剧获得金鹰奖最佳男配角奖。第三部:《当代美猴王》,主要是六小龄童本人的传奇故事,正在筹备中。著名导演黄蜀芹认为,《猴王世家》是个世界性题材。诚然,因为通过《猴王世家》不仅可以折射过四代孙悟空演员的悲喜人生,同时折射出清朝、民国、抗战时期、解放后等数百年时代风云的变化。

   第四个愿望,猴戏演员大聚会。他希望能够聚集全世界范围的猴戏演员在北京同台献艺,互相切磋。

   有趣的是,六小龄童这四个愿望居然都是与猴子有关。看来,这辈子,六小龄童这辈子都无法解开“猴王情结”了。
 
     
 
摘自2004年第22期《大众电影》